”陈树湘说到这里
作者:dede58来源:dede58.com时间:2019-05-14

  当部队退到富竹湾时,路边馒头岭上又俄然响起了枪声,另一股处所反动武装向赤军进行阻击。前有阻敌,后有追兵,形势十分严峻。陈树湘应机立断,号令一个班抢占馒头岭对面山头做保护,其余指战员敏捷冲过仇敌的火力网。兵士们当即做好冲击预备,陈树湘怕拖累大师,不愿再走了,他亲热地对大师说:“你们抬着我,能冲过仇敌的封锁线吗?不要作无谓的牺牲了。此刻最主要的是保留革命力量,死了我一个陈树湘算不了什么,你们赶紧冲出去,不要管我!”指战员们听后心如刀割,谁也不情愿分开这位可敬可爱的豪杰师长,不由分说,大师强行把师长按在担架上,由两个大个子兵士抬着走。在赤军射击火力的保护下,兵士们努力向前冲去。

  在四马桥“正生药店”坐镇批示的敌保安团营长何湘,传闻抓到一个赤军师长,欢快得发疯,立即叫人抬来,竭力装出一副笑脸,要去扶持陈树湘。陈树湘用手一推,由两个保镳员扶着,走进了药店。

  陈树湘接着说:“此刻,我们的使命就是要快速前进,甩开仇敌,回湘南开展游击和平,然后再前往井冈山。”陈树湘说到这里,伸出苍白而冰凉的手,与参谋长王光道的手紧紧握在一路。良久,对参谋长说:“老王,你是老同志、老党员,我把这支步队交给你,你必然要将他们带出去!”王光道呜咽着说:“师长,我们一路走!”陈树湘勉强地笑笑,说:“情况这么恶劣,我这个样子,能冲出去吗?你带部队突围,我保护。冲出去一个就是为革命保留了一份力量!”

  当押送陈树湘的担架行至道县蚣坝镇石马神村附近时,陈树湘乘敌不备,忍着无以言状的剧痛,用手从伤口伸入腹部,抠出肠子,使尽全力大叫一声,扯断肠子,壮烈牺牲,实现了他“为苏维埃共和国流尽最初一滴血”的铮铮誓言!时年29岁。

  山路高卑,上岭下坡,担架波动得十分厉害,陈树湘的伤口没有上药,鲜血把腹部的皮带与衣服都渗透了。望着师长惨白的脸上冒出的豆大汗珠,指战员们又心疼又焦急。因为敌情严峻,为了削减伤亡,指战员们沿途不断藏匿避战。此中,有个兵士吼道:“我们跟仇敌拼了!”担架上的陈树湘听了,顾不得伤口的猛烈痛苦悲伤,问:“是谁说要拼?”大伙缄默了一会儿,一个兵士走出来说:“师长,是我。”陈树湘问道:“为什么要拼呢?是革命到底了,仍是被当前的场面地步吓倒了?”大师听了,都低下了头。陈树湘指摘地说:“我们是毛委员亲身建立的部队。秋收起义、井冈山斗争、南下赣南和闽西、几回反‘围剿’,那样艰辛的情况,我们都战役过来了,莫非面前这点坚苦都不克不及降服吗?拼很容易,但这正合了仇敌的心意。仇敌‘追剿’的目标就是要把我们拼光。”阿谁兵士听了,眼里含着泪花,说:“师长,我的设法错了……”陈树湘暖和地看了大师一眼,忍着猛烈的伤痛说:“我晓得大师的表情,从毛委员率领我们上井冈山后,从来没有碰到如许大的波折,是仇敌强大吗?不是。他们的四次‘围剿’都被我们破坏了。第五次反‘围剿’为什么会失败,此次湘江战役为什么遭到这么大的丧失?这些问题,我和同志们一样在思虑……”俄然,他语气一转,激动慷慨地说:“我相信毛委员必然会回到地方来带领我们的,革命必然会胜利。同志们,我们不克不及被面前的坚苦吓倒了,要发扬对峙斗争,不断要对峙到最初胜利!”兵士们情感激奋,齐声说道:“师长,请安心,再大的坚苦,我们必然能降服。”

  何湘变了神色:“想死?没那么容易!我不叫你死,要把你送到长沙,送到南京,叫全世界的人晓得,你们完了,你们赤军完了……”

  陈树湘大喝一声:“开口!不会完,赤军也永久不会完。你们抓住一个陈树湘,这算不了什么,全国还有千千千万的员和赤军兵士。革命的猛火,岂是你们能毁灭的?它必定越燃越旺,烧死一切害人虫,烧出一个新世界!”陈树湘面临仇敌的各类要挟迷惑,毫不摆荡,拒医绝食,对峙斗争。何湘黔驴之技,气得额头上的青筋直跳。没有法子,他只好叫人抬着陈树湘,送往道县县城保安团司令部请功。

  来历:进修时报【】【打印】【封闭窗口】

名人养生

饮食养生
  • 几乎为每个地级市配置了挂职的金
  • 开发银杏食品、药品、保健化妆工
  • 双浦镇结合“美丽西湖行动”
热点关键词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梦想科技 版权所有   
网站地图